>   有料网   >   文化频道   >   正文

【柏拉图】自由反思的内省意识——哈姆雷特式的西方经典中心

莎士比亚和但丁是经典的中心。而莎士比亚成为西方经典的中心至少部分是因为哈姆雷特是经典的中心。主人公哈姆雷特王子那种反思的内省意识是西方形象中最精粹的。而伦理知识的获取正体现在超越生活意义的生命式独白、价值性问题思考上。

文/吴轶迪

莎士比亚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首先是处于西方经典的中心。美国文学理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如此评论:莎士比亚和但丁是经典的中心,因为他们在认知的敏锐、语言的活力和创造的才情上都超过所有其他西方作者。而莎士比亚成为西方经典的中心至少部分是因为哈姆雷特是经典的中心,正如各位学者从语言艺术性、情节戏剧性、人物思想性、主题意义等各方面总结出了《哈姆雷特》的具体文学价值,都能成为其“经典中心”意义的论据。但是,我们认为,最主要和最杰出的原因在于,主人公哈姆雷特王子那种反思的内省意识是西方形象中最精粹的。莎士比亚式独白,不仅体现了文学的幻想、语言形象的效应,更促使哈姆雷特成为一位自由的自我艺术家——他的得意与痛苦同样根植于对自我价值的不断沉思中。

哈姆雷特思考的每个问题甚至具备哲理色彩,是贵族式的自省和审问。没有贫穷饥寒的困扰,贵族在物质生活充裕的经济基础上有条件获取知识,而伦理知识的获取正体现在超越生活意义的生命式独白、价值性问题思考上:品质败坏、理性丧失约束、反抗命运、黯然忍受人生坎坷、对死亡状态的踌躇顾虑,对磨难痛苦进行的大胆直观、整体性的反思,可以说是莎士比亚人文主义之精华体现,何谓人文主义?用维柯在《新科学》中三阶段循环历史观来衡量,莎士比亚的人文主义,正是贵族时代顶峰期——英国伊丽莎白时代——一种渊源于贵族文化意识的艺术表达,这种表达之所以成为经典,之所以具有超越时空的普世意义,我想,正是其对希腊文化中反思气质的陌生化复现。

以下是文本中摘取的经典独白,可配合正文食用:

第一幕哈姆雷特守夜时和朋友霍拉旭讨论“习俗”:这一种酗酒纵乐的风俗,使我们在东西各国受到许多非议……在个人方面也是这样,由于品性上有某些丑恶的瘢痣,或者是某种脾气发展到反常地步,冲破了理智的约束和防卫……少量的邪恶足以勾销全部高贵的品质,害的人声名狼藉。他追问鬼魂时:赶快告诉我,让我驾着像思想和爱情一样迅速的翅膀,飞去把仇人杀死。

第二幕观戏前在朋友面前装疯,癫狂的独白中却吐露着自由的热忱: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优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第三幕中最具普遍性意义的经典独白: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人们甘心久困于患难之中,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这样,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反思气质是什么意思呢?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认为,确切的知识属于科学。而古希腊文化正起源于科学:前苏格拉底哲学家如米利都学派三杰、毕达哥拉斯、德谟克利特、普罗塔戈拉,均是于奥尔弗斯教义(追求酒神“沉醉”的激情状态)的神学色彩中产生科学的好奇心,进而在演绎思维中获得了几何学、数学、天文学等知识,其中天文学知识经常被认为是世界观这种哲学化的表达,因此被认为是古希腊哲学源头。其后的智者学派、希腊三贤,虽然转向了缺少科学性的伦理学研究(苏格拉底对伦理的强调、柏拉图偏重纯粹思维世界的创造、亚里士多德对于目的的信仰),但仍延续并留存了科学的演绎的发散的自由的(同时也是正义的)理性主义特质。“没有反思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记录于柏拉图《申辩篇》中苏格拉底的这句话,突出了希腊文化中那种反思气质内核。

陌生化复现是什么意思呢?简言之即“通过创造性误读和误释前人文本,在丰富的西方文学传统中一再取得重大的原创性”。这个意义上除了莎士比亚,最为世人流传称颂的即是但丁,罗素亦称赞其作品“给整个中古观念世界做出了唯一的一套均衡的发挥。”《神曲》中的处处意象,无不是两希文化融汇*的典范象征,同时又体现了生动的、新兴的文艺复兴初期宗教政治诉求,此诉求通常也被视为人文主义之体现。可以说,但丁和莎士比亚树立了两种先后从不同艺术形式、文学传统、精神诉求出发,但殊途同归于人文主义的漫长贵族时代之西方经典。轴心时代的“反思气质”在整个西方文明中,虽然历经“近代主观主义比较不健康形式”而时常呈现颓势,但仍通过对西方文学经典的各座巅峰线性的串联,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体化西方传统面貌。

布鲁姆对审美自主性的维护态度是我非常赞同的,他说,观念实际上会超越词汇,所以我们必须提醒自己:莎士比亚很少依赖哲学,他比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及维特根斯坦等人对于西方文化更为核心(当然具体还要在作品中印证)。学者要求(这有可能流于一种不健康的民科民哲)在柏拉图或《以赛亚书》中找到我们的道德观和政治观的根源,实际上是要求读经典以形成社会的、政治的、个人的道德价值,也是学科专业化后各学科对文本的“解经”要求。区别于这种当代学术知识,文学审美非常忌讳这种为了服膺意识形态的、以信条解构经典的阅读,后者主张“莎士比亚式地解读弗洛伊德”。但是,此主张前提是需要对弗洛伊德等各种意识形态和知识有所认知。因此我个人认为,文学的高等教育方法,首先离不开哲史(必要时还有社科知识的补足)对价值观念、知识基础的梳理,这样才有能力理性反思(二阶),进而有可能意识到文学(艺术)审美区别于科学之处,进而个性化达观化自由式地(一阶)体验,最终才有机会进行陌生化复现的自觉创作,成为康德式被激活的天才。当今学院的风气,为了保持社会和谐与矫正历史不公,在学术职业化催化下,以各种僵化教条方式抛弃着美学标准和知识标准,这正在义务教育、素质教育、高等教育、论文写作、学术训练的整个教育体系中发生着。所以今天,要么充斥着市场孕育出网络写手,要么涌现着教育系统孕育出的类型文学,要么是二者交互作用产生的畅销文学。对传统的陌生化复现,首先接受“传统”无能,更没有误读机会,其次丧失“陌生化复现”的环境和能力——真是当下文学创作遥不可及之理想。

厘清了反思气质、陌生化复现、文学审美观后,再回到《哈姆雷特》文本,会发现甚至其他人物形象都具备此内省意识。王子的对手雷欧提斯,远航前忠告妹妹奥菲莉亚:因为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不仅是肌肉和体格的增强,而且随着身体的发展,精神和心灵也同时扩大……圣贤也不能逃避搀口的中伤;春天的草木往往还没有吐放它们的蓓蕾,就被蛀虫侵蚀;朝露一样晶莹的青春,常常会受到罡风的吹打。所以留心吧,戒惧是最安全的方策。乃至总被意识形态标签化、脸谱化的“反派小丑”大臣波洛涅斯,在劝导儿子时亦谈吐不凡:倾听每一个人的意见,可是只对极少数人发表你的意见;接受每一个人的批评,可是保留你自己的判断。尽你的财力购置贵重的衣服,可是不要炫新立异,必须富丽而不浮艳,因为服装往往可以表现人格。

这些段落,不仅内涵富于理性价值,句式甚至让人想起柏拉图等哲人对日常德行进行讨论的对话体,且其运用大量形象的比喻手法,更好消解了戏剧和自然的空间界限,以自然的方式不断传达出每个人物自由思考的内省成果。

实际上要深刻理解哈姆雷特的经典意义,必须放在莎氏的作品群和整个西方文学史视阈中。本文篇幅所限无法在这两方面深入展开,只能摘取《哈姆雷特》文本佐证、再辅之以西方文化反思气质的浅显说明,从文学角度接近西方文明内核的审视工作希望后续能完成。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奇闻轶事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