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料网   >   社会频道   >   正文

【音乐】*歌手展示美妙歌喉“林班歌”谈唱会惊现春城

*东埔原住民族。的四位主要成员——布农族歌手史亚山、伍美珠、伍万寿、松金花。谈唱会。美妙歌声听不够唱完了一起跳舞舞台布置和原住民的性格一样朴素。东埔生活多么寂寞。但大家能带着好奇、期待、欣赏与感动的心情看完整个演出。数个月待在没电的林班工厂里。林班。

都市时报记者 李玉斌

现场气氛令人沉醉 都市时报记者 曲鸣飞

“情人,情人,你不要走,你走了叫我怎么办,你留下我一个人,孤独地过日子……”如果只是看文字,也许你会觉得这歌词很“矫情”,但如果这是从*山地原住民口中唱出来的话,你只会感叹,要爱到何种程度的人,才能唱得这样诚恳和哀怨。

3月22日晚,*东埔原住民族“飞鱼云豹音乐工团”的四位主要成员——布农族歌手史亚山、伍美珠、伍万寿、松金花,在昆明摩登天空带来一场精彩的“林班歌”谈唱会。

美妙歌声听不够

唱完了一起跳舞

舞台布置和原住民的性格一样朴素,伴奏乐器只有简单的一把木吉他。当四人身着民族服装站到舞台上时,云南乐迷会觉得很亲切,因为他们的民族服装和云南的少数民族服装非常相似。

“东埔生活多么寂寞,失去了爱人多么寂寞,站在那东埔山下望,到处都是烟雾茫茫……”史亚山随口开唱,简单得像他随意迈开的脚步。伍美珠、松金花在一旁慢慢沉沉应和,伍万寿的吉他只是默默地走着分解和弦,恰到好处,绝不喧宾夺主。《布农族报讯》《欢迎歌》《难忘的心上人》《东埔之歌》《小米酒》《三年四年我等着你》《山中的生活》……一首首“林班歌”唱下来,时而热情、时而好玩,更多的是让人感受到了似水般的柔情和生活的艰辛。

当晚现场来了300多人,大家都沉浸在“林班歌”美妙的歌声当中,正式的演出结束后,意犹未尽的观众们纷纷上台,和布农族的歌手们一起载歌载舞,现场一片欢腾。用主办方负责人关南的话来说:“真没想过会来这么多观众,林班始终是一个不被大众认知的事物,但大家能带着好奇、期待、欣赏与感动的心情看完整个演出,真的我自己很满足啦,特!开!心!”

四个好友两对夫妇

用歌声寄托思念

史亚山和伍美珠、伍万寿和松金花分别是两对夫妇,都是来自*省南投县信义乡东埔部落的布农族人,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也是两对风雨同济的夫妇。亚山、万寿和美珠都出生于1960年代中期,从小一起长大。为了生计,他们远离部落到另一个山头干起了砍草种树苗的林班工人,好几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后来亚山娶了美珠,万寿娶了金花。

东埔人的个性,有云雾猎人的勇壮和敏捷,也有高山深谷赋予的稳重和沉静。害羞的东埔人拥有天生的优美歌喉,只要一群人在一起,就会迸发火花四射的欢乐。史亚山在接受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数个月待在没电的林班工厂里,晚上思念家人孤单无聊时,就在微弱的蜡烛光下自弹自唱一首首林班歌。”

亚山和万寿也曾经到都市打工,在台北市与三重等地方当下水道工人,时间不长又回到故乡东埔部落。1994年左右,两对夫妇开始在自己山上的土地经营茶树园,2005年创立品牌“阿山茶”。2000年他们加入了工作队,以“飞鱼云豹音乐工团”的名义出现在大众眼前,唱出原住民族的悲欢离合,一时感动不少人,发表了《云雾猎人》《东埔林班歌》《流浪之歌》3张唱片。

★科普一下

林班歌*上世纪50—70年代,当时到森林里育苗、砍草、整地、造林、开路的劳动团体称为“林班”,大量贫穷的山地部落族人成为林班工的主力军。林班的工作非常辛苦,晚上烤火无聊时,常常用一把吉他,几个人哼哼唱唱,编一些歌曲出来,成了抒发心情苦闷的最佳渠道。一首又一首的“林班歌”就这样在各地林班产生,并随着林班工的流动而在不同的林班之间交流。

林班歌并无固定形式,主题包含爱情、亲情、思乡、劳动、自我嘲讽等,曲调大多从原住民传统民族歌谣改编而来,歌词充满原住民特有的语感和幽默感。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奇闻轶事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